谁为“地球之王”买单?除了你和我,还有谁?!

水皮的“土地之王”是指以最高价格拍卖土地。一方面,“土地王”的出现是政府在土地流转过程中“招标拍卖”的结果。另一方面,它肯定是房地产市场周期性泡沫的体现。

非常有意思的是,大概在10年前,有关部门和开发商曾经就地价和房价谁推高谁展开过唇枪舌剑的讨论,有关部门认为房价推高了地价,而开发商则认为是地价推高了房价,这听起来有点像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逻辑怪圈,但是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决定房价的不是什么建筑安装的成本,而是建筑物下面那块土地的价格。有趣的是,大约十年前,有关部门和开发商就谁推高了地价和房价展开了热烈的讨论。相关部门认为房价推高了地价,而开发商认为地价推高了房价。这听起来有点像逻辑上奇怪的产卵圈。然而,事实上,每个人都知道,决定房价的不是建筑和安装的成本,而是建筑下的土地价格。

正因为如此,北京的房价肯定不同于河北省燕郊的房价。否则,为什么要划分为一线城市和二线、三线、四线城市?相关部门显然假装理解并欺骗自己。原因很简单。底部决定头部。谁拍卖了这块土地?地方政府。

土地出让金进了谁的口袋?地方政府。

谁是这个城市的主要经营者?地方政府。

一半以上的房价与土地有关,所以作为支柱产业,房地产开发商与其说是最大的受益者,不如说是地方政府。

中国城市建设的快速发展与土地出让金集中在地方政府手中有很大关系。然而,一旦形成路径依赖,也很难调整。房地产调控十年/[/k0/调整非常正常。地方政府没有抑制房价的动机。房价下调导致土地拍卖流转,土地出让金收不到,管理费用居高不下。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很难做到的。因此,当房价下跌时,最紧迫的不是开发商,而是地方政府。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中央政府仍在听清仓的消息。“地王”的频繁出现已经成为一种现象。苏州和南京不仅成为了“土地之王”,地价也超过了上海郊区,甚至上海本身也有强烈的复仇意识。虽然北京没有出现新的“土地王”,但老的“土地王”并没有浪费时间加入到这场娱乐中来。荣闯孙宏斌被誉为当年的“地王”。北京第一医院是在东三环农业展览馆的地块上建成的,每平方米30万元,30万元,而不是13万元。这个“土地之王”的底价是

起初钓鱼台第七医院每平方米只有15万元,而晓云路8号想卖10多万元,但还是没有拿到预售证明。即使在今天,孙宏斌扮演的早起的鸟儿是否会有好的结局还是值得怀疑的。这基本上是给也在首都的中央政府滴眼药水。官方在《人民日报》上说,房地产应该恢复到原来的功能。这房子是供人们居住的,不是用来投机的。这棵树不能长到天上。一座30万元每平方米的豪宅,这棵树应该长在哪里?我们不要问哪个土豪会烧他们的包,只要说北京会打开这条路。“地球之王”也是如此,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主角。

最后一轮4万亿元刺激政策出台,濒临死亡的开发商都还活着。其中有顺驰,顺驰的前身,已经声名狼藉。在此之前,顺驰受到地方政府的青睐,因为它在“竞标和拍卖”中价格经常很高。然而,一旦市场进入调整期,资本链立即收紧。

2010年初,三个“地王”在一天之内出现在北京,他们都是中央企业,包括老牌远洋地产和方兴未艾的鲜为人知的中化集团,这引起了温总理的愤怒。因此,SASAC禁止中央企业成为“土地之王”,并推动中央企业房地产重组。除了十大中央企业的主要房地产外,其他中央企业都不得不退出房地产市场,整改力度不大。

中央企业渴望成为“地球之王”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有钱。第二个原因是,对于企业来说,他们只有在有土地的情况下才有工作,只有在有钱的情况下才有工作。如果他们有钱,他们可以平分奖金,不必为损失买单。因此,“地方国王”都是国有企业。

然而,这一轮似乎不同。许多“地方国王”实际上是第二和第三层的私营企业。这些公司的实力与当年的中央企业不一样。一旦资本和信贷收紧,房地产恢复控制,它们能否承受就成了一个大问号。

现在确切的消息显示,不仅一线城市收紧了政策,就连苏州也停止了土地拍卖,真相很快就会大白于天下。

羊毛不是来自猪。“土地之王”的买家不是开发商,而是老百姓。发布的市场信号也被扭曲了。有一个国际摩天大楼指数。发明者是劳伦斯。他发现摩天大楼创纪录的时刻往往是经济危机的开始。“土地王”现象也有同样的效果,不容忽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