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达的演讲第二次被封杀了。何庆莲买下这场象棋要花多少钱?

在过去的一年里,著名经济学家何庆莲曾两次应邀在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演讲,但两次演讲都没有实现。

最近一次是宾夕法尼亚大学中国经济管理协会定于周六举行的题为“未来5-10年中国经济形势和社会结构分析”的研讨会。

据报道,被取消的演讲原本计划包括三个部分:1 .

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和就业形势持续恶化;2.

社会分裂和社会群体之间日益紧张;3.

新兴精英政治。

德雷克塞尔大学商学院的谢天教授介绍何庆莲到费城,他邀请何庆莲通过朋友在费城发表演讲。他希望大费城的中国人有机会参加一个高级别讲座,深入了解中国社会和经济的现状。

谢天说,据组织者学生协会负责人介绍,演讲开始前约有80人在网上注册,加上未注册的大学生,估计将有200多人参加演讲。

至于取消讲座的原因,主持讲座的学生协会“宾达中国经济管理协会”董事会提供的公开解释是“由于他们无法控制的因素,他们担心偏离讲座的‘纯学术’性质的可能性”。

协会主席唐华荣表示,不方便发表评论,必须等待董事会会议。

但是据何女士说,“取消的原因是一些组织者的要求违反了新闻自由的原则。

据她说,组织者告诉她,有些人不想让NTDTV接受采访,并要求她同意这种做法。

何庆莲说,如果演讲不允许新唐或任何其他媒体采访,她将拒绝去大冰。

根据谢天教授的说法,取消的另一个动机是,一些组织者认为他们不能拒绝任何媒体,包括NTDTV和泰晤士报采访这次公开活动,因为他们处于压力之下,委员会只是把洗澡水和孩子们一起洒了出来——取消了讲座。

演讲取消后,许多人表示不满,认为安理会反应过度。

必应大学的网上学生迈克尔·卢(Michael Lu)抱怨道,“很多人特意改变了他们的活动计划来参加这个讲座。

中国政治和中国思维不应该干扰我们在美国的学习过程。这是美国,不是中国。

“近年来,何庆莲一直致力于当代中国社会经济问题的研究。

他的代表作《中国现代化的陷阱》(节选版)于1998年在中国大陆出版。当时洛阳纸贵,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它成为学术著作中罕见的畅销书。众所周知,盗版在中国大陆已经达到300万册。

据《美国商业周刊》报道,《现代化陷阱》尖锐揭露了中国经济改革的腐败和阴暗面。中国成为畅销书后,政府试图禁止这本书的销售。

大陆读者视何庆莲为先生,视他为中国的“改革良心”。

《陷阱》一书在国际中国研究界引起了革命性的变化,也改变了何庆莲的命运。

经过两年的监视和骚扰,她被迫出国。她目前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访问学者。

该书修订版由美国博达出版社发行,最近在日本出版,销量为8万册。

政治评论员胡平称这本书为当代中国的小百科全书。中国台湾大学张清溪教授称何清莲为当代侠女。

据报道,这本书的韩文译本正在翻译中。

第一次演讲的取消何女士于去年2月首次应邀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发表演讲,并受到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东亚系的邀请。

当时,联系人袁方圆女士是宾达亚洲和中东研究系的中国讲师。

她反对何庆莲讲话的内容,并要求何庆莲修改她的观点。何庆莲拒绝妥协,不得不取消讲座。

周一,记者给宾夕法尼亚大学亚洲和中东研究系的袁方圆办公室打了两次电话,都没有找到答案。

至于第一次取消的细节,何庆莲说:“2003年,宾夕法尼亚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为我安排了一次演讲。这是2002年5月我在芝加哥大学预约的时候。

演讲前一周多,联系袁方圆让我提供一份演讲提纲,供翻译提前阅读。

我写了一份演讲稿的提纲,但她要求我修改我的观点。原因是翻译演讲的女学生抗议演讲的内容,认为演讲不尊重她的祖国,反对中国和朝鲜。

我真的不知道哪个词冒犯了中国学生。只有在询问之后,我才知道她抗议我使用了这个词:中国政府越来越依赖政治暴力来镇压各种社会叛乱。

我立即问联系人:这不是真的吗?许多人因冒犯朝鲜而入狱,因为他们的观点和信仰不同于政府的主流观点。

为了应对农民和下岗工人的反抗,部署了大量的军队和警察,国家安全部越来越深入地介入社会和公共领域,如控制互联网、逮捕在互联网上发表非法言论的人等。

“联系人说学校必须尊重学生的意见。如果你不修改你的意见,学校会感到非常困难。

我立即告诉老师:在中国,政府给了我太大的压力,我从未放弃我的观点和立场。佩恩的演讲要求我改变我的观点,这也太高估我自己了,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学者。

我也去过美国的许多大学演讲,没有一所大学提出过这样不合理的要求。

请告诉学校,我的意见是:你有权决定是否邀请我,但你无权要求修改我的学术意见。

当记者问及“为什么这些中国学生认为这种违背民主政治原则的行为是爱国行为”时,国家和政府不能混淆。何庆莲回答说:“我认为这是中国政府的具体影响,更重要的是中国和朝鲜长期思想教育的结果。”。

这种思想教育最重要的内容之一是,中国和朝鲜把自己等同于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代表。即使在必要的时候,他们也声称自己是5000年中华文明的正统代表,并把自己置于“伟大而正确”的地位,这是不可反对的。对它的任何批评都是犯罪。

在这种教育的影响下,爱国主义和对政府的热爱经常被有意混淆。由于爱国主义等于热爱政府,批评政府,包括政府腐败,自然被视为反对中国和中国人民。

事实上,中国政府的所作所为表明,它只代表少数精英群体和特权阶层的利益。

“这种观点的矛盾之处在于,国家和政府是混淆的。

事实上,国家更多的是一个领土、主权和文明的概念,而政府只是在一定时期内管理国家的行政机关。

这个国家的活力比政府的活力要长得多。

在西方民主国家,政府每隔几年就会发生变化,但这并不影响国家的生存和发展。

美国人对此有明确的划分。美国人民非常热爱美国,但是他们从来不认为批评政府首脑是不爱国的。

在我来到美国不到三年的时间里,美国各界对布什总统的批评从未停止过。然而,美国人民并没有指责这些批评者是“不爱国的”,美国政府也从未利用美国人民对这个政府的爱和恨来发表违背民主政治原则的言论。

“煽动民族主义和利用人们盲目的爱国主义转移人们对国内冲突的注意力,一直是独裁者统治的法宝,中国政府也擅长于此。

因此,如何看待国家与政府的关系,找出什么是真正的爱国主义,对中国人民来说至关重要。

让我们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例如,许多中国人对以下两种行为中的哪一种是合法的感到困惑。

一个是少数中国学生宾夕法尼亚大学已经做的事情。他不顾任何原则,包括中国政府的腐败行径,保卫中国政府,并以“家庭肮脏不能公之于众”为借口限制他人的言论自由。二是不顾个人利益,大胆批评中国政府的各种恶行,推动中国政治改革,确保大多数中国人的福祉和国家的长远发展。

一些海外华人在这件事上没有分歧。第一种行为被认为是爱国的,第二种行为被认为是反华和反华的。

何庆莲说:“中国学生在美国学到的是,这件事在我脑海中激起的情感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悲伤。

这种悲伤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学习的一些中国学生的悲伤

他们在美国学习时,放弃了最应该学习的美国自由精神,只注重技术层面的学习。

这就好比中国买椟还珠那个成语中所谈的,卖者所卖物品其实是价值连城的宝珠,但买者花费高昂代价购买到宝珠之后,竟然将宝珠丢弃,只保留了华美的盒子。这就像中国成语所说的买珍珠还珍珠。卖方出售的货物实际上是贵重的珍珠。然而,在买方以高价购买珍珠后,他扔掉了珍珠,只保留了彩盒。

”她认为,“从这个角度来看,目前中国学生的整体素质确实值得质疑。

从19世纪70年代到现在,中国有四代留学生。第一代是在清末,从19世纪70年代末到民国初年。第二代是在民国时期,20世纪30年代是它的全盛时期。第三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苏联学生。第四代是改革开放后出国留学的人。

第一代和第二代留学生出国后,他们都非常清楚,向西方学习不仅有利于向实物学习,而且有利于从制度层面向西方文明学习。

正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张之洞捍卫中国封建制度的所谓“物与功能之辨”,即“高中为体,西学为用”。

何庆莲指出:“我认为中国学生应该清楚地思考一个常识性的问题:美国的强大基础是基于美国的民主政治,民主政治的本质是尊重个人自由,个人自由中最重要的是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出版自由。

我为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学习的一些中国学生感到难过,他们生活在美国,美国提倡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但他们把中国和朝鲜控制言论自由的极权主义政策视为保卫社会主义祖国的必要手段。他们不知道对中国进步和民主化的危害。

他们甚至不知道这句名言: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我会捍卫你表达意见的权利。

当前的形势并不要求他们进行辩护,而只是要求他们尊重。不幸的是,他们甚至不能这样做。

这当然是中国政府多年来通过思想教育进行灌输的结果,其最重要的结果是培养了一批不能明辨是非的公民。

”中国人的最后一道防线是社会良知何庆莲告诉记者,“今年这种事情又在宾州大学发生了,我想这是宾州大学的悲哀。

“我记得美国历史上的两次历史性制宪会议都在费城举行,这意味着费城是美国宪法的诞生地。

200多年后,在同一个地方发生了违背美国宪法精神的事情,这非常令人遗憾。

“我记得很久以前就告诉过你,中国道德的最后一道防线是社会良知,分清是非是维护社会良知的基础。

正如我多次说过的,中国的问题不仅在于政府的高度腐败和不负责任,还在于其公民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我记得一句名言:有政府,就有人民。因为有人民,就有政府。这两者确实是因果关系。

”何庆莲最后说道,“我还想说,人们之所以在717146发行的31体育彩票中有人类尊严,是因为人们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在家里,中国人说话要小心。我能理解这是权力压制的结果。到达美国后,少数中国学生自愿或无意识地放弃了言论自由权,还试图剥夺他人的自由权,这只能说是一种悲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