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的末日即将揭晓

在金水中争夺万科的各方可能会在大门口签署联盟,一场轰轰烈烈的万科并购战的结果也将揭晓。

备受关注的万科事件如何收场,不仅是投资者关心的问题,也是企业家关心的问题。这是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都关心的问题。

万科事件的发展趋势希望能为资本市场监管、信息披露、国有企业改革、公司治理、管理激励、保护中小投资者、保险注册和杠杆并购等诸多问题找到答案。这一历史性事件的意义界定了政府与市场、市场与监管、国有资本与私人资本、股东与管理层之间的界限,最重要的是保护各方的权益和执行游戏规则。

王石对华润集团香港总部的访问意味着万科事件可能会以握手结束。

谁也没想到半路上出现了许嘉荫。

恒大徐家印和他的朋友圈赶上了末班车,打破了原有格局。

然而,万科的最终方向仍然掌握在华润手中。

万科M&A之战的原因是华润集团大股东和万科管理层之间缺乏股东。管理层变得更大了。股东外部治理与管理层内部控制之间的不稳定性为宝能提供了利用这一局面的机会。这也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导致中央国有企业、地方国有企业、私人资本和管理层争夺万科的控制权。

万科需要改变而不是颠覆万科的管理。万科为自己的模式感到自豪,并创造了职业经理人文化。以王石为代表的管理层以万科为平台成功开创了房地产领域的业务,并在中国房地产领域占据了领先地位。王石本人也成为了一名顶级商人,成为了一名骨干企业家。

今年,万科作为中国第一家纯房地产开发商进入全球500强。这是万科管理层引以为豪的成就。王石将其更多地归因于万科模式的成功。

时代创造的所谓英雄总是被历史潮流所发扬光大。房地产的黄金时代不仅催生了万科这样的企业,也涌现了大量万达、恒大这样的企业。万达和恒大也进入了世界500强。

房地产风口造就了许多优秀的房地产开发商。万科,作为领导者,已经领先了。万科是深圳证券交易所五大股票之一。当人们不知道股票是什么时,万科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公司,开辟了资本市场融资渠道。恒大和万达上市比万科晚20多年。

万科从一开始就不担心融资。无论是股权融资还是债务融资,万科的信用评级最高,融资成本最低。

在万科事件中支持王石的孙宏斌经历了从顺驰到荣创的两次金融链断裂。2008年,恒大徐家印也因资本链断裂而面临下跌风险。

大多数房地产开发商把筹集资金放在首位。万达王健林创业时曾多次被拒绝向银行行长申请银行贷款。

此时的先行者万科,作为资本市场的蓝筹股,享受着无成本股权融资,因为最大的股东是国有企业华润,享受着银行贷款信贷和低成本贷款利息。

万科固有的优势使管理层能够更加注重产品抛光、品牌建设和服务,确立万科作为住宅开发领导者和标准制定者的角色,并成为继任者学习的基准。

恒大和万达吸收和超越了快速发展和快速销售的模式,龙湖和绿地吸收和超越了对质量和服务的关注。当后来者跟进并超越时,万科的领先优势不再明显。

房地产已经走过了跑道,进入了竞争时代。现在,在房地产并购整合的时代,外部机会在减少,威胁和风险在增加,必须扬长避短,迎接新的挑战。

改变万科模式的时候到了。在这个流动性充足的新时代,资本的重要性已经让位于人力资源。人才是最稀缺和最重要的因素。万科的优势在于管理和人才。

万科职业经理人制度的缺陷在于管理激励机制不足,这也是万科后来实施业务伙伴计划的原因。希望新的制度设计能够实现管理层与公司利益的约束,解决激励机制不足的问题。

然而,由于缺乏对万科股东的监管,内部人控制利益的转移受到质疑,股东权益和管理层激励遭遇实际困难。

万科的股价长期以来一直被低估,因为其股权分散,这也吸引了“野蛮人”的迹象。

宝能利用万能保险杠杆收购万科、该证券公司的资产管理计划以及基金子公司吸收各种金融资金的渠道也引起了市场的质疑。

最后,杠杆融资卡合规吗?如何监控风险?如何界定权益?一系列问题等待答案。

逐鹿万科董事会赶上最后一班车,许家印拿出上百亿资金买入万科6.82%的股份,超越安邦成为万科第三大股东,拿到2017年3月万科董事会改选的一张门票。在与万科董事会争夺最后一班车后,许家印斥资数百亿美元购买了万科6.82%的股份,超越安邦成为万科第三大股东,并获得了2017年3月万科董事会改选的入场券。

由于当前的战争形势,第一大股东宝能控股25.40%,第二大股东华润集团控股15.29%,第四大股东安邦控股6.18%,第五大股东万科商业伙伴控股4.49%。

新的董事会席位有望跻身前五名股东,华润和万科管理层的董事会席位将大幅减少,尤其是万科管理层控制的董事会席位损失最大。

万科新结构的决定仍由华润做出。宝能和华润共同持有超过40%的股份。王石参观了华润总部,会见了一位与查普曼关系密切的高级僧人。最终的峰会摊牌将浮出水面。

万科管理层的威胁不再是华润和宝能,而是恒大。许家印恒大集团也是全球500强企业之一。拥有一流的管理团队,完全有能力接管万科。

退一步说,即使管理层想交出万科,王石自己也愿意把它交给华润这样的国有企业。

8月26日,华润置地召开董事会。王石作为独立董事,通过电话参与华润置地董事会,批准华润置地以62亿元收购华润集团深圳湾土地。

万科新的董事会结构不排除华润、宝能和万科管理层三方领导在未来保持相对连续性的可能性。

在万科中期业绩会议上,万科高管还表示,目前,万科管理层是否留任的决定权不在他们。

大股东的外部治理和监督已经到位,管理控制时代已经结束。双方可以理清边界,重新界定彼此的权利和义务。

一些上市公司制定了“反收购”条款,以防止野蛮人举牌。

八月二十六日,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发言人明确反对限制股东合法权利的“反收购”条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