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幸福:工业新城比传统住宅开发更需要长期资金

南京报道“2018年华夏幸福干了很多事情,在业绩亮点之外,在我看来,我们核心做了另外两件事情:第一件引平安,引入第二大股东;第二个事情是防风险”,4月23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幸福”,600340SH)董秘林成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总结道,为了防风险华夏幸福做了很多动作,包括降费增效、相对控制产业新城投资、相应控制拿地支出等等。

从4月20日华夏幸福发布的年报来看,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约837.99亿元,同比增长40.5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17.45亿元,同比增长32.88%。

不过对华夏幸福来说最重要的是财务安全,2018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仍然为负,但相对2017年有所好转。

林成红表示,“除了一季度经营型现金流为负以外,二、三、四季度经营性现金流都是正的,这其实是控制投资、控制支出“防风险”的结果”。

长线资金追求收益稳定性2018年9月26日,华夏幸福与中国平安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在一站式综合金融服务、实业协同发展方面展开全方位战略合作。

2019年2月,平安人寿继续增持5.69%的公司股份。

截至4月20日,平安人寿与平安资管合计持有公司25.25%股份。

这项融资对华夏幸福来说至关重要,林成红在回答记者采访时表示,“长线资金,特别是长线的成本比较可控的资金谁都很需要,特别是对华夏幸福这个商业模式来说,住宅开发就是跟传统的开发商业务本质上是一模一样的,就是买地盖房子,所以他对资金的久期性的要求未必那么高,因为他可能开发贷,土地抵押融资,这些很传统的方式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但是对于产业新城来说,产业新城这个商业模式它的盈利性非常好,它的稳定性非常好,但是它对长线资金,它对长期资金的需求还是存在的,所以就这个商业模式理论上如果有长线资金的支持,能够弥补它相对而言比较脆弱的一环。

”而另一方面,长线资金也有自身需求。

据了解,长线资金有三个特点,一是期限长,一般在三年期、五年期以上,二是量大,三是成本低。

这决定了长线资金对收益稳定性的要求非常高。

“我们的商业模式产业新城+住宅开发,如果有长线资金的青睐和匹配,我们这个商业模式走得可能更好、更稳、更能够穿越周期;恰恰从长线资金的角度来说,它缺一个长期收益稳定的资产,所以我们对长线资金有要求,长线资金可能对长期资产有要求”,林成红表示。

空间都市圈化是未来趋势华夏幸福在致股东信中提到了未来10年甚至20年房地产市场将呈现“三化”特征:空间都市圈化、运营精益化、地产金融化。

其中指出,“未来,我国城镇化新增人口的三分之二将集中在都市圈,新技术、新产业也将主要孕育在都市圈。

都市圈人口红利大潮并未褪去,数量红利将继续释放,质量红利持续迸发”。

据华夏幸福董事、联席总裁赵鸿靖介绍,在都市圈方面,华夏幸福在全国的3+3+4的整体格局已经基本完成,包括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郑州、武汉、成都等区域。

2018年,华夏幸福新增18座产业新城,累计开发了77座产业新城。

记者了解到,华夏幸福大规模向环京以外的区域扩展是从2016年开始的。

赵鸿靖称,“华夏幸福2016年新拓的产业新城和小镇是13个;2017年是20个;去年是18个。

总体来说应该是51个产业新城,大多数都是在外埠,尤其2017年,2018年都是外埠的产业新城”。

以南京为例,从2016年3月溧水产业新城作为华夏幸福在南京的第一个项目正式签约,到现在现在华夏幸福在南京已经有了4座类似的产业新城。

据华夏幸福南京公司负责人介绍,三年来,溧水产业新城陆续引进了中国恒天、飞燕活塞环、我乐家居、驰众机器人等龙头企业。

上个月,在华夏幸福的牵线搭桥下,全球锂离子电池领军企业欣旺达把总投资120亿的“华东首个大型动力电池基地”落到了溧水产业新城。

截止目前,已经引进了74家企业,实现项目签约投资额200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