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是反对台湾独立的?道歉对中国来说更丢脸?

2018年11月24日,中国台湾高雄的选民在投票中评论说,中国台湾的选举,在大陆的背景下,已经成为一个明确的反独立结果,这被夸大成大陆性心理的政治正确性。

DG为制造假货道歉似乎更侮辱中国,但与在世界各地出丑的中国人相比,DG侮辱中国的程度微不足道。

在中国“报告文学”台湾发表的文章《一个中国人眼中的中国台湾选举:不统一是台湾社会最大的共识》(Election in Taiwan,China in One Chinese:Non-universion Is the Taiwan Society)的作者在夏末表示,多年来,从未有过任何选举自由或投票权的中国人对选举的热爱和观察一直广泛聚焦于美国和中国台湾。

文章说,这原本是中国台湾社会的民主选举。在大陆的背景下,为了追求民族主义的政治正确性,当然有必要采取明确的立场反对台独,说普选的主要原因是两岸关系。

诚然,两岸关系是存在的一个因素,但它们远没有夸大成大陆的意淫政治正确性。

作者认为,促进经济问题完全不同于民主制度和专制或极权制度国家,它也关系到社会正义、法治和整个社会的健康。

如果把政治、社会与经济全方位来看,毫无疑问,大陆人必须要羡慕中国台湾人,必须恭喜中国台湾人,恭喜这里每一个公民,每一个有投票权的民众,每一个可以决定自身与区域发展真正能融合一起的普通人。如果我们从各个方面来看政治、社会和经济,毫无疑问,大陆人一定羡慕中国的台湾人。他们必须祝贺在中国的台湾人民。他们必须祝贺每一个公民、每一个有投票权的公民和每一个能够决定自己能够真正融入区域发展的普通人。

中国缺少什么?台湾“风媒”发表文章“中国,确实少了一点”作者张赞国说,纪录片导演傅宇在第55届金马奖上引发了关于统一和独立的争议。症结不是台湾,而是中国。

前者可以容忍五星红旗在台北游弋,视而不见,无所事事。然而,后者在台湾独立的消息面前变得苍白无力,比如丧失亲人和掠夺土地。

相比之下,中国确实很接近。

文章说,中国真正缺乏的不是台湾,地图上的一个小地方,而是民主的主要特征。

中国有9000万党员,其中一个党是最大的,中国有14亿人口,过去已经竭尽全力,但只有一个小点是罕见的。从上到下,人民之王胡作非为,历经几代阿q,代代相传。

当人民之王掌权时,民主是一种奢侈。

在中国,骑在人民头上的双手随处可见。即使中国人出国,他们可能仍然拖着一条无形的链条,仍然无法自救。

中国已经调整了对中国香港的打击。《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香港不再是中国香港”的文章。作家戴耀廷说,多年来,这座城市既不是真正的民主,也不是完全的专制。

它的政治既有民主因素也有专制因素,但总的来说,它比专制更民主。

中国香港与北京政府之间的“一国两制”安排给予了香港高度自治。

该地区通过限制地方政府的权力和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来维护法治。

但现在情况不再是这样了。

在2014年下半年的翁布里亚运动之后,一系列抗议和占领使香港主要街道瘫痪了79天,中国共产党调整了方法。

北京的中国政府在政治上越来越压制中国香港,同时继续在经济上将其融入内地。

文章说,中国香港基本法最终由北京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解释。

在长期被视为例外之后,诉诸这一权力机构最近变得正常,以便为中国政府提供一种宪法支持和任意感。

DG广告羞辱中国,道歉更多羞辱中国?中国香港的《苹果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的耻辱,虚假的道歉”的文章作者冯绥根说,在看完DG创始人多梅尼科多尔切(DomenicoDolce)和斯特凡诺加巴娜(StefanoGabbana)的道歉短片后,他不禁笑了起来。

DG广告是否侮辱中国似乎有争议。然而,两位老板的道歉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魔鬼》有字幕。

杜村和他在加时赛拍摄的短片都讲意大利语,只是他们像机器人一样齐声道歉。

这部短片是给中国人看的,当然有中文字幕(简体中文),但奇怪的是字幕和原语言的意思有非常明显的区别。

这篇文章说DG为造假道歉是无可辩驳的。

即使广告没有侮辱中国,这个道歉有意义吗?理论上,是的。

然而,与在世界其他地方出丑的中国人相比,DG对中国的羞辱仅次于广东省的体育彩票。

对无聊的广告反应过度已经是对温柔的侮辱。

严格来说,DG不是侮辱中国,而是侮辱傻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