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万事俱备广东福建只欠东风2.0版悬念

《FTZ宣言》再次成为一个热点问题。

10月2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以下简称“深化改革”)时强调,在推进现有试点项目的基础上,应选择几个有条件的地方发展自由贸易园区(港口),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可复制经验应尽快推广到其他合适地区,甚至全国。

一块石头激起了波浪。除了上海自由贸易区外,政府并没有明确回答其他地区的自由贸易区申请是否获得批准。这次习近平在深度重组会议上的发言,无疑给许多积极申请自由贸易区的地方带来了很大希望,也引发了第二批本地自由贸易区将再次登陆的猜测。

最近,有传言称酝酿已久的天津自由贸易区有望获得批准,福建和广东也可能被列为第二批自由贸易试验区。

中央明确自贸区尽快扩散习近平在会上强调,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取得的经验,是我们在这块试验田上试验培育出的种子,要把这些种子在更大范围内播种扩散,尽快开花结果,对试验取得的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能在其他地区推广的要尽快推广,能在全国推广的要推广到全国。中央政府明确表示,自由贸易区应该尽快扩大。习近平在会上强调,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经验是我们在这一试验领域培育的种子。这些种子应该播种并在更广的范围内传播,以便尽快开花结果。从试验中获得的可复制和可复制的经验应尽快在其他地区和全国推广。

习近平今年5月23日至24日访问上海自由贸易区期间,首次提出了“改良品种理论”。

他强调,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是一个大的试验场,必须播种良种,精心培育,精心管理,期待丰收,推广培育良种的经验。

在上海自贸区成立一周年之际,这些种子被总结为四大制度创新——建立以负面清单管理为核心的投资管理体系;以贸易便利化为重点的贸易监管体系运行顺利。以资本账户可兑换和金融服务业开放为目标的金融创新体系基本建立。以政府职能转变为导向的进出监管体系基本形成。

在建立与国际投资和贸易一般规则相联系的基本体制框架的基础上,上海自由贸易区取得了重要的阶段性成果。

“上海自由贸易区的改革一定会继续进行和加强。

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波表示,根据这一分析,“中央政府总体上对上海自由贸易区感到满意,这意味着它将像之前建议的那样进行更大规模、更快的复制和推广,这并不排除点对点的复制。

“今年9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提议总结和推广上海自贸区的经验。

关于时间表和路线图,9月16日,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在商务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商务部在总结、评估和推广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可复制和可复制的经验方面做得很好。

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相关制度和机制形成后,将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研究自由贸易区建设的下一步。

记者了解到,经过一年的改革,上海自贸区形成了一系列可复制、可复制的制度创新,其中21项已在全国或部分地区推广。

此外,33个项目具有复制和推广的基础,一系列改革和创新项目正在加快实施。

天津FTZ正在等待批准。上海FTZ已经运营了一年,取得了一些可复制和可复制的经验。

然而,从整体情况来看,单靠上海很难在自由贸易区发挥更好的作用。需要更多的自由贸易区来与上海竞争。

中央政府的声明再次刺激了关于第二批地方自由贸易区将登陆的猜测。

记者致电许多相关部门,对方没有透露具体进展。

然而,一位与天津政府关系密切的人士向记者证实,天津FTZ的申报原则上已经得到了所有部委和部门的批准,目前只是在等待国务院的最终批准。

“天津自由贸易区的计划很久以前就有报道了,而且已经修改了很多次。目前基本形成。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新计划根据功能将天津保税区划分为三大区域:东江保税港区、天津港保税区和滨海新区中央商务区。

天津FTZ的面积为64.5平方公里,是上海FTZ 28.78平方公里的两倍。

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天津市长黄兴国就透露,天津FTZ的规划已经得到了全国30多个部委的反馈,他们都同意了,希望能尽快批准在天津建立FTZ。

天津FTZ相关配套工作已基本准备完善,有待国务院最终批准。

本月初,国务院正式批准天津港新一轮对外开放计划。批准新增开放水域1120平方公里、新码头海岸线69.1公里、新泊位71个。

结果,天津港开放水域面积从470平方公里扩大到1590平方公里,码头海岸线总长从78.9公里扩大到148公里,新建码头泊位从75个增加到146个,大大提高了开放程度。

天津港管辖的东江保税港区目前是天津申报FTZ的主要位置。

据权威人士透露,天津FTZ除了保留上海FTZ的可复制方案外,还将重点发挥融资租赁业务的功能,增加内部辐射效应。此外,天津FTZ投资的负面清单可能会少一些,开放程度会大一些,以突出自由贸易港的功能。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室副主任白明告诉记者,天津也很早就对外开放,FTZ计划扩大开放面积。在FTZ新一轮发展中,天津正在积极寻求自己的定位。可以说有许多有利条件,最终的批准是可以看到的。

国家发展改革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合作办公室主任张剑平认为,天津有可能成为北方第一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并将在促进民营经济发展方面发挥巨大作用。同时,围绕国际物流中转业务的发展,天津有望再次成为中国北方的国际航运中心。

近日,有消息称,福建和广东可能也在天津以外的第二批地方自由贸易区名单上。

事实上,从沿海到内陆再到边境,申请建立自由贸易区已经形成了“与所有其他国家竞争”的局面。

早在9月份,就有消息称,国务院已向商务部发出通知,要求商务部协助天津和广东进行自由贸易区的框架设计。

记者了解到,设计中的“广东自由贸易区”空以前是豪华的:南沙、前海、横琴是三个新区的“三驾马车”,内地第二大机场白云机场是支撑,港澳因素是“外援”。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所有地方都在摩拳擦掌,希望能赶上FTZ的“第二班车”。

“据我所知,有些地方已经达到了最后的水平,但是即使没有公告,很多事情已经做了。

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波告诉记者。

例如,天津的国际航运,包括融资租赁,以前都是由国家给予政策的,即使将来给予FTZ,也将继续关注这些政策。

“新FTZ必须有自己的特色,也就是说,上海只有一个综合性的FTZ,所以FTZ被其他地方认可的意义仍然不同于上海。他们只是“专业”的自由贸易区。

”陈波说。

上海世贸组织事务咨询中心研究员姚魏群也认为,中央政府在做出决定之前必须权衡每个地区的特点,但所有这些都是基于上海自由贸易区可复制和可复制的经验。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海市委员会副主席周汉民最近也告诉记者,改革需要一个接一个地推进,因此需要出现其他自由贸易区,但其他自由贸易区主要集中在单一功能上。

例如,福建海西经济区和前海的金融创新。

从区域角度来看,前海主要针对香港和澳门,福建主要针对台湾,天津仍在更大程度上处于公路沿线地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丝绸之路经济带)。

综合改革任务是探索新途径、积累新经验的重要任务,主要委托给上海自由贸易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