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为什么“喜欢大数据”

最近,在陈晓凤,一个关于山西省中小企业大数据产业信息平台的新闻发布会吸引了200多家媒体参加并传播。这种积极的能量真的让一直处于反腐“重灾区”压力下的山西,吐了口气,带着一点惊喜和一点惊喜。

为山西省中小企业提供“工业信息流”服务的大数据平台并不是“重大”新闻。为什么它会引起如此多的关注和讨论?我们也不妨使用大数据的“关联思维”方法进行研究。

一是与山西的政治环境有关。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政府开展了一系列反腐败行动。“飞虎共击”赢得了全国的支持和拥护,但与此同时,在高压反腐形势下也出现了官员不作为的现象。

在山西,七名省级官员相继倒下。最初的政治生态链在短时间内被打破。迫切需要重塑符合中央法规的政治环境。

在这种政治形势下,包括山西省中小企业局在内的政府机构面临的压力是不言而喻的。

在这样的压力下,中小企业局也可以结合当前的社会和企业形势,积极有效地寻找出符合中小企业需求的“信息流”短板,对症下药,依靠大数据技术,打造服务全省中小企业的大数据信息服务应用平台,从而提升企业竞争力。这相当于为政府部门在反腐败形势下的有效运作树立了一个典范,这是理所当然的。

二是山西的经济环境。

在国际方面,美国经济增长已经开始显现,但劳动力市场仍然不够强劲,欧洲经济仍然疲软,政策是否宽松的问题仍在辩论中。尽管日本的消费者信心有所回升,但由于企业持续裁员,就业率大幅下降。

世界经济没有给力。

在国内方面,房地产市场的调整使得制造业难以吸收过剩的生产能力。尽管消费有所回升,但仍难以替代。显示的是糟糕的宏观数据和商品价格的下降趋势。

山西是一个资源大省,是一个以煤炭为基础崛起和发展的省份。其产业结构以采煤为主。其结构单一,转化困难。许多中小企业都在这种环境中挣扎。

在这样一个产业结构转型的艰难环境下,山西省中小企业局可以主动抓住大数据发展机遇,大胆实施大数据工程,解决中小企业市场经济中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使大数据成为企业的“第四生产要素”,提升企业竞争力。引起关注也是合理的。

第三,它关系到促进中小微型企业的发展。

山西中小微型企业112700家(不含90万个体工商户),占全省企业总数的99.7%,国内生产总值的44.2%,缴纳税款的35.7%,就业岗位的75%,发明专利的65%,技术创新的75%,新产品开发的80%以上。虽然这些数据略低于全国数据,但山西省的112700家中小微型企业对以煤炭经济为主的省份来说尤其有价值。

为了支持中小微型企业的转型升级和快速发展,中央政府提出了以信息化为重要措施之一,建设国家中小企业服务体系和中小企业服务平台的国家战略。

但是,很多省份实际上是口号喊得响、行动走得慢、效果显得差,真正解决企业实际问题的并不多,广大中小微企业面临的融资难、创新难、转型难、用工难,以及市场信息闭塞等问题依然没有得到很好解决。然而,许多省份实际上喊着响亮的口号,行动缓慢,效果不佳。对企业的实际问题没有多少真正的解决办法。广大中小微型企业面临的融资困难、创新困难、转型困难、就业困难、市场信息闭塞等问题仍未得到很好解决。

在大数据时代,解决这些问题的机会已经到来。

市场经济是一种信息不对称的经济,它导致对商业机会和投资风险的不同认识,从而引发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并可能导致市场失灵。

在小数据时代,由于信息的生成、收集、挖掘、分析、认知、应用和传输等方面的诸多障碍,市场经济信息永远不可能对称。相当多的组织和个人使用他们必须的信息来寻求利益,而其他人由于信息不对称而犯错误并遭受损失。

因此,如何解决广大企业面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如何让有价值的信息成为占市场经济主体99%的广大中小企业的重要生产要素,大数据可以做很多,政府部门可以做一些事情。

山西省中小企业局抓住了这个机会。这个山西省大数据产业信息平台每天可以自动收集和处理400万条产业数据。它将立即将产业链所需的信息传递给众多企业的任何终端设备,提高生产制造、供应链管理、精准营销、产品营销和服务的决策水平和运营效率,帮助企业从传统的“直觉+经验”决策模式走向现代的“数据驱动决策”智能商业模式。

马云的阿里巴巴已经成功在美国上市,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和追求。

然而,如果这一事件能够改变中国官员和企业家的传统思维方式,从传统的小数据时代的“因果思维方式”,即人类的整个历史,到大数据时代的“相关思维方式”,我相信会有更大的意义。

对于官员来说,他们应该用“相关性思维”做好自己的工作,知道什么才是真正与企业、人民和社会的需要“相关”的。

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有必要用“关联思维”来管理企业,知道什么因素是企业最核心的生产要素。

这样,“大数据”引发的“新舆论”就是人们想要的和舆论所指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