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对世界的影响被严重低估

蒋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可能从未想到他的大规模减税会通过法律程序。最直言不讳的反对者是中国国家媒体和税务机关的领导人。

然而,看看这些对立的声音,它基本上没有切中要害,甚至是错误的。

特朗普减税的主要内容是:第一,将公司税从目前的35%降至15%;第二,将对保留在海外的美国公司的利润征收10%的惩罚性税收。第三,个人税率将从7%降至3%,分别从10%、25%和39.6%降至35%。

我认为,第一点是,由于税收的逐步增加,美国的财政赤字在短期内会减少,在中长期内会增加。

在这一点上,主流经济学家和金融经济学家的观点以及主流(包括中国媒体)的观点是错误的。

作者在《新京报》上多次讨论过这一观点。鉴于常见的误解,我将进一步解释。

中国官方媒体表示,减税计划将导致美国政府收入在未来10年减少2万亿至6万亿美元。

这种说法只能建立在美国经济规模和企业利润不会改变的前提下。

事实上,即使假设企业规模不会增加,减税也会增加企业利润。

税收与税率关系中最著名的定律是拉斐尔定律。

20世纪70年代,年轻的经济学家拉斐尔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观点:对边际收入和资本减税可以获得更多的税收。

原因是减税将产生更多的资本,提高企业和员工的生产率,整个经济将会增长。

这就是美国经济在减税期间继续繁荣的原因。

拉斐尔认为,随着税率的提高,人们将更加努力地保持相同的税后收入。

然而,工人的生产率将会下降。因此,当税率提高到一定限度时,税收就不会再增加了。

政府可以提供经济活动,增加税收,从而平衡政府的财政赤字,而不是采取减税计划。

第二点,吸引全球投资,并可能成为跨国公司利润回流美国创造了条件。其次,吸引全球投资可能会为跨国公司向美国返还利润创造条件。

如果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在法律程序中顺利通过,对世界和美国经济的影响可能会被严重低估。

首先,因为美国的税收低于主要经济体,而且简单,它将吸引来自世界各地从实体到金融资本的投资,如日本企业家孙正义(Masayosson)和台湾企业家郭台铭(Gou Taiming)早前报道的那样。

这样,上诉文章中提到的经济规模将会增加。毫无疑问,向美国政府纳税的企业从世界各地迁往美国是一种趋势,特别是对于高税率的新兴市场国家,这将从实体经济到金融市场带来严重影响。

第二,它将允许美国跨国公司将海外利润转移到美国本土,从而迅速提振美国经济。

美国35%的公司税允许许多美国跨国公司囤积现金、海外收入等。海外避税。

苹果等公司已经利用爱尔兰的低税收地区发展自己的业务。

评级机构穆迪的数据显示,包括苹果、微软、思科、谷歌和甲骨文在内的科技公司共有约1.2万亿美元的海外资产。

美国媒体报道称,苹果超过250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中,90%或超过2250亿美元隐藏在海外。

如果海外营返回美国,苹果将为此支付巨额税款。

苹果CEO蒂姆·蒂姆·库克(TimCook)今年早些时候还表示,如果美国改变税率,他也非常渴望将苹果的资本储备转移回美国。

第三,美国将成为逃税地区的避税天堂。

以苹果为例。苹果将其海外利润转移到税率较低的爱尔兰,并因此与欧盟发生了争执。

如果特朗普的减税政策获得通过,类似的情况可能会逆转,跨国公司将把海外利润转移到美国。

假设一家跨国公司的海外利润总额为100亿美元,如果一个新兴国家的所得税税率为50%,美国特朗普税率为15%,那么在新兴国家它必须支付50亿美元的税款,而在美国它只需要支付15亿美元,那么为什么这样一家跨国公司不选择在美国支付呢?事实上,有一场税收战。如果美国减税,高税率国家不效仿,那么许多国家只会在你的国家生产和销售,利润将转移到美国向低税率的美国政府纳税。

这就是重点。

第三,中国有可能发动一场税收战。

为了避免资本和实体经济的转移,许多国家可能不得不跟随美国政府减税,保留自己的企业和跨国企业。

中国有资格加入这场税收战。

无论是国际经济金融组织还是中国企业家的声音,中国的税收都太高了。

事实上,中国最不应该害怕的是国际减税战争。今年3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他将削减1万亿元的税费。颁布并实施了各种减税和免税措施。

美国宣布减税后,公务员被裁减。

在这一点上,我们更有资格:现在正是我们以人民的名义解雇中央李达康党书记孙连成等官员的时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