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安全法:撕裂日本威胁亚太

7月16日下午,日本下议院以多数票通过了由自由民主党和公明党执政联盟推动的新安全法案。

根据相关程序,参议院必须在此后60天内审查该法案,如果获得通过,该法案将成为法律。如果参议院否决或拒绝考虑该法案,众议院将再次投票。经过这一轮投票,该法案将成为法律,而参议院不会诉诸法庭。

由于执政联盟控制了参众两院,只要没有特别的变化,新的安全法案肯定会在日本议会9月27日结束前通过全套程序。

在反对党和公众强烈反对的背景下,新的安全法案被强行投票通过。它不仅造成了日本社会罕见的分裂,而且以其“战争法”的性质构成了日本战后安全政策与和平发展道路的一个重大转折点,从而不可避免地给亚太地区的稳定与安全带来巨大隐患。

在强烈的民族主义和个人英雄主义的驱使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在报答祖父岸信介的遗愿。在加强日美安全联盟的基础上,他正在偏离“和平宪法”,该宪法再现了日本政治家偏好赌博、投机和冒险的文化基因。

根据1946年11月出版的日本宪法,日本在第二章中做出了“放弃战争”的历史承诺。

本章篇幅不长,仅载有第九条的两个段落(放弃战争、战争权力和交战权):” 1。日本国民真诚寻求基于正义和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不会放弃战争、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作为解决国家主权引发的国际争端的手段。

2.为了实现上一段提到的目标,陆军、海军、[/K0/]和其他战争部队将不会得到维持,国家的交战权也不会得到承认。

基于上述简短而全面的陈述,日本战后宪法被称为“和平宪法”,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独守”的国防政策。

《联合国宪章》规定,主权国家在遭受武力攻击时,自然会拥有适当和合理的武装自卫权利。这种权利一般分为“个人自卫权”和“集体自卫权”。

“个人自卫权”是指一个国家在受到武力攻击时可以发动战争或单独使用武力。“集体自卫权”是指即使国家不受侵犯,它也有义务参与盟国的合法自卫行动。

日本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起国之一,70年前通过《和平宪法》放弃了“集体自卫权”,对“个人自卫权”进行了更大的限制,这主要体现在自卫反击和没有正规部队。

然而,“和平宪法”已经被岸信介和安倍这两个孙子通过切香肠逐渐解散。

岸信介政府与美国签署了日美安全条约,将日本与美国的战车捆绑在一起。

安倍晋三(Shinzo Abe)内阁首先通过修改宪法解释解除了对“集体自卫”的禁令,并移除了战后致力于国防的安全战略体系的基石。这一次,它修改并增加了11项相关法律,使“和平宪法”仅仅成为一个名称,从而为日本军队在世界上使用武力扫清了法律障碍,甚至为日本重建军队奠定了法律基础。

安倍晋三(Shinzo Abe)利用日本的宪法制度,不仅延长了本届议会的会期来完成立法程序,而且还依靠控制议会两院的多数席位,他坚持推动日本安全战略的转变,以便“载入史册”

自由民主党和公明党在众议院分别有291个和34个席位,比480个席位中的2/3多325票。两党在参议院也有114个和20个席位,超过了242个席位的一半。

这种席位优势允许安全法案毫无悬念地跨越公众参与的两个障碍。

这是一个改变了日本命运的重大事件。它不仅引发了各行各业的强劲反弹,也撕裂了日本社会。

在普遍担心“日本人会在世界上杀人,日本人会被杀”的情况下,安倍的支持率已降至42%以下,至39%;反对该法案的人数达到了56%,而支持者的人数只有26%。48%的人认为该法案违宪,只有24%的人认为不违宪。

民主党、共产党和其他主要反对党坚决反对,甚至极右改革党也站在安倍执政联盟的对立面。

众议院投票当天,各界举行示威的人数达到10万,这不仅是近年来罕见的,而且其中近30%是自由民主党的追随者。

即便如此,整体形势再也无法逆转。除了口头谴责之外,反对党能做的就是通过退出投票来抗议和抵制。

普选决定了立法机构中所有党派的席位,而控制议会和政府的执政联盟做出了大多数公民无法接受的战略选择。这是宪政民主的悖论和局限。

中国外交部和国防部几乎同时对日本众议院通过安全法案表示严重关切,质疑日本是否应该改变其一贯的完全自卫政策,以及是否应该改变战后70年的和平发展道路。

语气克制而平静,但谈话尖锐而深刻,表达了中国对日本将走向何方的不安和焦虑。

因为日本放弃“和平宪法”可能会导致战后亚太格局的深刻变化,增加中日在东海和南海的海空摩擦,甚至可能导致新的军备竞赛,进一步威胁已经动荡不安的亚太地区。

新的安全法将日本的武装力量从“专属防卫”转变为进攻和防御,从“邻近防卫”转变为全球攻击。日本自卫队(Self Defence Force)不仅可以将其名称和身份改为“日本自卫队”,还可以对其规模、武器类型、武器装备、运载半径和行为模式进行重大调整。日本军队的整体升级将进入快车道。

尤其是,安倍政府不会轻易停止向海外派遣军队,因为他们越来越多地受到美国的高调敦促、欢迎和支持,并受到亚太地区一些国家的欢呼和鼓励,尤其是在南中国海争端中。

日本安保政策变轨指向中国已明确无疑,安倍晋三7月中旬曾直白地向日本媒体称“安保法就是针对中国南海的”。毫无疑问,日本的安全政策已经改变了对中国的方针。安倍在7月中旬对日本媒体表示,“安全法是针对南中国海的”。

21日,自由民主党要求其重新掌权后发布的国防白皮书也强调了中国的所谓威胁。

自然,中国应该对日本的安全战略保持足够的警惕,但它不应该过于担心日本修改宪法后的全面武装。

中国不再是“1894-1895年中日战争”前夕未经审查和腐败的清政府,而是一个综合国力迅速增长、多次战争证明的军事强国。中国不是“东亚病夫”,在“9·18”事件前夕被大国践踏,无力保护自己,而是一个进入全球舞台中心,参与制定规则,发挥主导作用的世界大国。

它是日本国内生产总值和海洋的两倍空,是日本正规军的10倍,是日本人口的14倍,是日本广袤领土的25倍,还有足以应对任何大国入侵的战略导弹部队和核打击部队,所有这些都预示着日本重复同样的错误无异于向鸡蛋扔石头。

事实上,战后70年形成的日本民主制度、宪政道路和和平主义已经深深植根于人民心中,也是阻止日本重新发动侵略的最大内生保险机制。

安倍正在经历的强烈反对浪潮足以保持我们对日本人民的信心。当他们真正意识到安倍政府有失去控制的危险时,他们肯定会通过选举改变政府,迫使当局悬崖勒马。

也许大力推动新的安全法案已经成为安倍政权走向下坡路的转折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