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受到指控,法院判决中没有高级官员被推迟

杭州报道称,8月7日中国证监会网站大规模发布《打击内幕交易违法行为报告》前夕,原定于8月3日在杭州中级法院宣判的一起内幕交易案件突然改期。迄今为止,还没有关于审判日期和判决是否会宣布的明确信息。

根据可靠消息来源获得的信息,2013年初,一名股东从富春环保公司002479多名高管处了解到,上市公司即将发布高利润分配计划,并提前购买股份。富春环保利润分配方案公布后,当天全部售罄,非法获利丰厚。同时,他还将内幕信息告知他人,导致他人非法获利。

2014年股东被捕后,他因涉嫌内幕交易和泄露内幕信息被检察院起诉。

然而,公诉没有提到富春环保的哪些高管以及他们谈论了什么。

法院没有明确答复案件改期后何时宣判。

然而,富春环保高级管理层是否应该在内幕交易案件中承担责任已经成为最大的问题。公司秘书张杰回应称,他不认识该股东,只是在事件发生后协助调查。

被控刺探内幕者潜在利润的股东名叫陈剑龙,是杭州市富阳区人,职业是个体户。获得的内幕是富春环保2012年利润分配计划。

根据浙江省公安局和浙江省检察院查明的事实,陈剑龙和富春环保领导已经相识多年,并以合作理财和炒股的形式投入了自己的资金和他人的资金。

2013年1月底,在与富春环保高管的接触中,陈剑龙了解到了高松专的信息。

根据起诉书,2013年1月25日,富春环保董事长吴斌和董张咪杰根据公司2012年业绩,共同讨论了本期实施高股权转让的利润分配方案。具体内容是制定利润分配方案“每10股增加10股,分配3元”。张杰起草了一份关于高转移预期(利润分配计划)对富春环境保护影响的书面声明和一份披露年度利润分配预期的公告。

由于公司相关领导意见不一,利润分配方案没有立即实施。

此后,张杰根据吴斌的要求,制定了五套高转移利润分配方案,并于2013年2月25日提交富春环保董事会审议。最后,公司审议通过了“每10股增发7股”的利润分配方案,并于2013年2月26日正式向社会公布。

记者查找发现,富春环保监事会和董事会分别在2013年2月25日通过了2012年度利润分配方案,以2012年末公司(母公司)总股本4.34亿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3元(含税),共计派发1.3亿;10股转赠7股后,公司总股本由4.34亿股增至7.378亿股。记者发现,富春环保监事会和董事会分别于2013年2月25日通过了2012年利润分配方案。根据2012年底公司(母公司)总股本4.34亿股,每10股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利3元(含税),合计1.3亿股。10股转让为7股后,公司总股本从4.34亿股增至7.378亿股。

得知此消息后,陈剑龙于当年2月初主动去上市公司打探相关领导。在确认信息的可靠性后,他指示交易员在内幕信息敏感期购买富春环保股票1183330股,交易金额超过1700万,实际非法收入超过240万。

另一名涉案人员通过陈剑龙提供的信息,买卖富春环保股票,非法获利超过11万英镑。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陈剑龙以不正当利益非法获取对证券交易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信息,在内幕信息公开前购买大量证券,故意向他人披露内幕信息。情节特别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八十条。对内幕交易和泄露内幕信息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关于陈剑龙,张杰告诉记者,他在阜阳是一个相对著名的企业家,但他并不认识他。

高级管理层是否承担任何责难,并确认根据中国证监会的决定,富春环保2012年利润分配方案在公开披露前属于《证券法》规定的内幕信息。内幕信息的敏感期为2013年1月25日,直至公告发布,吴斌、张杰等属于《证券法》规定的内幕信息知情人。

公诉机关指控陈剑龙从富春环保相关领导那里获得内幕信息,但没有明确指出陈剑龙联系的几位相关领导及其在上市公司的具体职位。相对明确的信息是,陈剑龙“自愿去富春江通信集团公司八楼办公室打探相关领导”。

除了起诉陈剑龙和在另一起案件中与另一名股东交易外,没有任何信息表明富春环保的高管参与了这起内幕交易,该公司也没有就此案发布任何公告。

专门从事公司法和证券法相关法律服务的上海燕益铭律师事务所创始人燕益铭律师告诉记者,本案最大的问题在于高管是否有意无意地披露了内幕信息。很难确定高级管理人员是否亲自买卖股票,被告涉及的几个账户与高级管理人员无关,因此更难确定高级管理人员是否负有责任。

上海王新文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宋宜欣律师也认为,很难有意无意地界定高级管理人员的责任。如果供词本身不能用来定罪,那么对于公诉机关来说,只能追究责任。

然而,宋宜欣律师认为,富春环保高管应该为失职承担一些责任。

上市公司董蜜(Dong Mi)表示,在公告前,了解公告内容的高管人数因公告内容而异,但基本上局限在一个小范围内,董事会和监事会高度警惕,没有提前披露。

“富春环保高管会在聊天中透露内幕,表明公司内部管理非常混乱。

“这个案子本身也是一个突然的变化。

起初,陈剑龙案的判决将于8月3日下达,但法院临时改期,理由是“由于工作调整,判决将在另一个日期下达”。从那以后已经半个多月了。法院没有关于该案件是否会被移交以及何时移交的信息。

8月7日,中国证监会发布通知,继续加大对内幕交易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今年以来,中原谢赫、宝兴澳、潜在恒信、何家股份、时代新彩股份等20起违法违规案件受到行政处罚。1名法人、31名自然人受到行政处罚,罚款1636.8万元。

发表评论